• <samp id="mexwn"></samp>
    <acronym id="mexwn"></acronym>
    <optgroup id="mexwn"><em id="mexwn"><del id="mexwn"></del></em></optgroup>
    <strong id="mexwn"></strong>

    1. <track id="mexwn"></track>
    2. <track id="mexwn"></track>
      搜索 Search

      踐行廣義建筑學責任的紙管魔術師

      2014-08-27 16:11:54點擊:467

      昨日建筑師坂茂獲得2014年普利茲克獎,這是該獎第七次頒給日本人。坂茂擅用紙管材料,將民族性、現代性與環保性完美融合在自己的建筑設計之中。他以廉價材料廣泛建造難民居所,用另一種方式使自己的建筑理念和人文關懷傳承不朽。


      早報記者 陳詩悅


      坂茂對于紙管運用的最初構想來源于1994年盧旺達內戰,坂茂在照片上看到200萬難民在極其悲慘的條件下生活,政府又只能提供相當簡陋的臨時避難所,他就向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提出了建造紙管避難所的想法,隨即被聘為顧問。


      1995年,坂茂的紙管結構開發獲得了日本建設大臣頒發的永久性建筑認證,并完成了“紙宅”的建設。2000年,坂茂與德國建筑師兼結構工程師弗雷·奧托合作,為德國漢諾威世博會的日本館構建了一個巨大的紙管網格薄殼結構。在所有設計師都在追尋著如何讓自己的建筑“永垂不朽”之時,坂茂卻以這種結構可回收利用的建筑特性而吸引了全世界的關注。


      2004年,坂茂與讓·德·賈斯丁內斯(自2004年起擔任他的巴黎業務機構合伙人)和菲利普·古姆齊德簡合作,在蓬皮杜-梅斯中心的競標中勝出,這成為他事業生涯中最重要的建筑項目之一。他在蓬皮杜中心的頂層,用紙管結構搭建了自己的臨時辦公室。


      不僅僅是紙管的運用,坂茂對一切身邊的、廉價的看似并不起眼的材料都有著濃厚的興趣,并樂意做一系列嘗試:比如層壓竹子(竹家具宅,2002年)、海運集裝箱結構系統(游牧博物館,紐約,2005年),以及無金屬連接件木結構(蓬皮杜-梅斯中心,2010年;赫斯利九橋高爾夫球會所,2010年;阿斯彭藝術博物館,2014年)。此外,他還利用碳纖維創造了家具和建筑(碳纖維椅,2009年;里特貝格博物館夏季館,2013年),仿佛是材料的魔術師。


      除了材料運用的多樣化和注重經濟精巧,坂茂的作品覆蓋范圍也相當廣泛。他不一味依賴于高科技,但是在與自然環境的協調方面又絕非完全拒絕時下的趨勢。他還注重業主的訴求,注重感性的人文情懷,這種情懷在他的許多非營利性的作品里有恰如其分的體現,沒有過多的刻意雕琢,講求實用性和靈活性。


      在1995年完成“紙宅”建設后,坂茂成立了非政府組織——志愿者建筑師網絡(VAN),開始將注意力投向那些在自然災害中飽受折磨的人,用建筑的方式給予他們關懷。VAN分別在土耳其(1999年)、印度西部(2001年)、斯里蘭卡(2004年)建造臨時房屋。2008年中國汶川大地震、2010年海地大地震、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VAN都在努力改善避難所的生活質量和臨時居住環境,他以專業的實踐,承擔一個超越建筑師的責任。


      嘗試并堅持回應社會的問題和需求,他展現了廣義建筑學的負責任態度。一個好的建筑師絕不應只是把房子雕琢精致就完成大業,而應更多地關注社會和人、關注當下和未來。在坂茂的實踐過程中,似乎一切美學討論、手法裁量和歷史淵源都顯得不再是首要的考量,這是否也意味著普利茲克獎風向的轉變,誠如一位網友這樣評論:普利茲克建筑獎所獎勵的,不是有“小眾情調”的“獨立建筑師”,而是有“獨立思想”的“大眾建筑師”。


      隨著坂茂的獲獎,這是五年來普利茲克獎第三次歸屬日本。此前兩次分別是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2010年)與伊東豐雄(2013 年)。自此,日本共有七位獲得普利茲克獎殊榮的建筑師,成為僅次于美國(八位)的得獎最多的國家。



      最早一批的日本建筑師曾深受西方的影響,將材料、功能、結構、比例之間的關系得到最大限度的發展。他們謹慎地學習著西方的建筑傳統,甚至去西方學習與任教。其后的日本建筑師們,不斷在自己的建筑文化與西方的建筑理念之間尋找可以相互替換和重疊的部分。比如安藤忠雄,將日本已廣為人知的精神文化幻化成大的背景,用對材料的細膩感受來組建自己的建筑語言。而坂茂將這種對話的平臺延伸到了更大背景的人性關懷之中。坂茂曾稱“在日本的成長經歷培養了自己不浪費材料的信念”,而出生在地震頻發的日本,也讓他始終對結構有著孜孜不倦的探索。


      獲獎的日本建筑師,均呈現出不同的風格,或現代、或流動、或詩意,但他們也都具有共同的特點,就是對人在自然環境中的關注和對自身傳統文化的堅持,試圖在東西方之間尋找對話的可能性。隨著一代代大師的出現,日本的建筑已然走出一條與西方建筑體系完全不同、充盈著濃郁本土色彩的風格,而這一風格,也顯然已經得到了主流的認可。對于仍然猶疑在西方建筑大潮和本國悠長建筑文化的中國建筑師們,鄰國的成功也許會有一點借鑒意義。

      來源: 東方早報

      轉載地址:https://money.163.com/14/0326/08/9O8FNLB400253B0H.html

      2021年精品产品免费